学院动态

学院新闻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» 学院动态 » 学院新闻 »

萧延中教授解读民主宪政的制度原理 ——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“形势与政策”本学期第十一讲

 

萧延中教授解读民主宪政的制度原理 ——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“形势与政策”本学期第十一讲

 

 

 

  2007年12月4日晚,著名政治学家、凤凰卫视“世纪大讲堂”主讲人之一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萧延中博士做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“形势与政策”本学期第十一讲——民主宪政的制度原理。萧教授从民主宪政制度的理论假设、权力的分治与平衡、联邦制原理、议会制原理等几个方面对民主宪政制度的性质做了精辟生动的阐释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        萧教授在讲座开篇即引述“制度变迁理论”奠基人道格拉斯·诺斯对制度的定义,指出制度是人类设计出来形塑人们相互行为的一系列约束,是约束个人行为的正式规则和非正式规则的集合体。有鉴于此,制度具有三大功能——实现均衡、制定规则、诱导行为。萧教授进而指出,西方的民主宪政制度建立在两种理论假设之上。一是古希腊的“公民理念”;二是古希伯莱的“人性假设”。

 

  古希腊的“公民理念”意味着“参与”。在本质上,“公民”概念体现出“人”的“生物存在”与“社会存在”二重性。与之对应,社会事务也具有两种形态,一种是纯粹的个人事务,另一种是纯粹的公共事务。民主社会的基本标志和最低限度条件在于,制度将“私人事务”与“公共事务”截然分开,一方面“私人事务”(言论、思想……)不再受到限制,另一方面个人通过参与影响“公共事务”决策,从而表明作为个体的存在价值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          古希伯莱的“人性假设”意味着“限制”。根据这种“人性假设”,人类自出现在世上,机体功能十分完备,心灵却残缺不全,他们被性欲、金钱和虚荣牢牢束缚、受苦受累、混一生,这就是基督教理论中最重要、最基础的“原罪”概念。有鉴于此,“人性”是靠不住的,而具有强烈支配和攻击性力量的“权力”又掌握在“人”手中。由此形成所谓“人与权力的悖论”——权力使人腐败,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。

 

  萧教授认为,倘若要摆脱上述困境,在积极的方面要实现“公民自主权”,在消极的方面要克服“人与权力的悖论”,其可能的方式就是寻求一种“制度安排”。所谓“民主”就是“参与”,属于“积极思维”;所谓“宪政”就是“限权”,属于“消极思维”,由此产生所谓“民主宪政制度”。在此基础上,萧教授对民主宪政制度下权力的分治与平衡、联邦制原理、议会制原理做了简明扼要的阐释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        最后,萧教授指出,民主宪政的制度设计是以对国家权力及其行使人持怀疑、不信任和猜疑态度为基本出发点的原理。在纯粹理论的角度上,这一制度设计假定“政府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罪恶”,正如素有“美国宪法之父”之称的·麦迪逊所说:“政府之存在不就是人性的最好说明吗?倘若每个人都是天使,政府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这一著名格言是政治理性品格的突出体现。

 

  萧教授的讲座既生动风趣又颇具学理深度,让人捧腹大笑之余又发人深思。在提问阶段,在座同学争先恐后地举手提问。由于时间有限,萧教授只解答了其中的几个问题。在讲座行将结束之时,萧教授语重心长地道出了对在座莘莘学子的殷切期望——当前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,新一代青年学生对制度的重要作用应该具有更深刻的认识,共同努力参与未来中国的制度建设。萧教授的话让在座的广大同学深受感染,直至晚9点左右,讲座才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落下帷幕。